殿下,請純情:我的絕佳男友

作者:   更新時間:2015-07-21 22:32   [閱讀最新章節]
殿下,請純情:我的絕佳男友 >> 第7章 穿山越水娶回超級美少男    發表時間:2015-07-21 22:32:21

【壹】奢華公主的天降之災
對著花園別墅按下遠程遙控,四周布滿綠色藤蘿的車庫門自動打開,喬家小姐喬翹翹將她的寶馬小跑開進車庫。
她可是出了名的奢華公主,這輛小跑已是她私人的第三輛小車。她招呼新交的男友阿湯下車來,走出車庫,向別墅里走去。今天有點怪呢,怎么這么安靜啊。花園里一個家丁都沒看到,換成平日要么有園丁在修剪花草,要么有人在清潔荷花池。
喬翹翹與阿湯左瞧瞧右望望,走過花園里葡萄架下長長的石子路。還沒走到進門的時候,只見丫環小眉激動地幾乎是猛撲出來:“小姐,不好了!不好了!你快逃命吧……”
“什么啊?……”她還沒反應過來,小眉就辟哩啪啦說了所有情況。然后屋里面沖出來一大群西裝革履眼戴墨鏡長相古怪的男青年,朝她沖過來,她與阿湯拼命地向外跑。
聽小眉說是她的父母這次去泰國與當地的黑社會做生意的時候,得罪了他們。喬家夫婦不僅當場被殺害了,黑社會的人還追到了中國來,要抄了他們的家。然后是家里的仆人聞風早逃光了,只剩忠心的小眉守在家里等喬翹翹回家,以告訴她情況。
喬翹翹聽得稀哩糊涂地,還想再問清楚,只見黑衣人氣勢洶洶地跑來,她已顧不得悲傷,眼前情況逃命復仇要緊。
她飛快跑進庫,開著車子沖了出來。而那阿湯在聽說他們的情況時,當即獨自跑了,走的時候還說:“喬小姐,原來你家里這么富有都是與黑社會勾結的原因。幸好我與你非親非故……”
喬翹翹咬著牙,殺氣騰騰地在圍攏的黑衣間沖出一條血路。她將速度提到最高檔,然后在車子的后視鏡中看到后面追著的人越來越遠,漸漸舒一口氣。
轉過幾個彎后,她發現道路上人跡全無,周圍山林的大樹幾乎參天了,在這座城市里她還從未發現有個這樣的地方。她正在東張西望著,突然見車前一道黑影閃過。她急速剎車,尖銳的剎車聲響徹樹林。
“啊,老伯,你怎么樣了啊?啊!沒氣了!……”喬翹翹蹲在路邊鬼哭神嚎著。她一停車走下來,就看見車子前直挺挺的躺著這個白發須白的老伯。她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她開車撞的時,他就沒氣了,而且翹的這么快。
她哭叫著,都怪父母給她取了個這么不吉利的名字,都死翹翹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她自己的大仇還未報,看來后半生又要因超速駕駛撞死人蹲大牢了。一想到這,她哭得更兇猛了。
“求你了,別哭了行不?姑奶奶!”
嗚嗚,她還在哭著,聽到誰在說話了。
【貳】萬馬踐踏的小畫眉
“在這呢!在這呢!……”地上的人扯了扯淚眼迷蒙四處張望的喬翹翹沒好氣地說。
“啊,老伯,你還有氣啊!太好了,我就送你去醫院……”喬翹翹看見剛才還點氣息都沒得的老伯,此刻正精神著兩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望著她。而他接下來的一句話差點將她噎死。
他笑瞇瞇地從地上爬起來,“我的龜息功還行吧?”
龜息功?老伯你會神功,太好了,快教我,我好替父母報仇。喬翹翹歡騰著。誰知長胡子老伯一臉郁悶的望著她。
“我還想你幫我呢。除了這沒用的龜息功我的所有神力都被蒼彌山的神木老道給封印了。你去幫我揭開封印,我就能幫你了。”
啊?翹翹一臉狐疑,老伯神秘兮兮的拿出一張滿是油漬臟兮兮地畫卷出來,遞給她,“你要一邊打開一邊說露西露西切蘿卜……”
“露西露西切蘿卜?”翹翹莫明地接過,然后照他所說的打開畫布。
什么都沒有!她生氣地發現,剛要責怪老伯捉弄她時,卻發現老伯已不見,而自己已漸漸變成透明,匯成一股氣流,流入畫中。
“天,吃人的妖怪啊!“翹翹在心里無力的掙扎著,耳邊卻突然響起老伯的聲音:“小姑娘,我叫蘿卜老伯,記得幫我去蒼彌山解封印啊!”
迷迷糊糊,只覺得身體輕飄飄的,看不清周圍,耳邊一直是老伯的回音。哦,蒼彌山,解封印。
終于,不飄了?
好像安全落地的感覺,翹翹掙扎著,從那破油紙里掙扎出來。啊,有只鴨梨。
她看下自己明明在荒郊野外,怎么路上就有個新鮮的梨呢?先不管了,她餓慌了,抓起來往衣服擦擦就咔嚓咔嚓地吃起來。
“二少爺!不對勁啊,那算命的不是會有珍稀寶物嗎?那咱們的梨被那丫頭吃了可怎么辦?”
“我就說算命先生說的鬼話,就你偏要來試……”
正在啃著鴨梨的翹翹聽到這對話,猛回頭來,但當她還沒看清說話的人時。路上突然冒出了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地朝她沖過來,我的媽呀,救命!露西露西切蘿卜!情急之中,她念出了這句咒語,然后自己消失不見了,意識又是渾沌一片。
當翹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已來到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書閣,而且自己正貼在墻上。而面前一個超級無敵級的美少年正在凝視著她的眼睛。
“栩栩如生,栩栩如生啦,真是可惜了這逼真之極的畫眉了,竟被萬馬踐踏過。”
萬馬踐踏的畫眉?她看眼前的少年一身古裝華服,而周圍的環境都只在電視中看到過。難道他在說自己?難道我穿越了?而且穿越成了一只畫眉鳥!!!
哦,老天,你不用這樣折騰我吧?好不容易穿一次,還穿成只鳥,是在懲罰我以前太奢侈了嗎,那好吧,我以后一定改過……!
喬翹翹一直在心里念叨著,然后在美男子轉身向書桌的時候,悄悄地念動“露西露西切蘿卜”,然后看著自己的身體漸漸顯現,她高興地手舞足蹈的走下墻來。
【叁】畫仙與丁家二公子的交易
“公子這廂有禮了!”見美男子轉一回頭,喬翹翹立即扯過一只衣服的上擺,學電視里的婦人曲一只腿踮著腳尖道個萬福。
“啊!”少年一聲慘叫,面無血色,看樣子嚇得不輕:“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到丁家堡來撒野!” 
“人家不是妖孽,也不是畫眉,人家是來自21世紀的千金大小姐呢!……”喬翹翹嘟著嘴委屈地說。“我受奸人所害,現在父母所亡,家業也被人霸占,還被人一路追殺……我容易嘛我,還說我是妖孽……” 
那男子莫明其妙,卻看到她一副楚楚可憐旋然欲泣的樣子,然后一看墻上那只逼真的畫眉鳥突然不見了,用糾結的眼神望著她:“難道你真來自墻上的這幅畫,是畫中仙子?在下丁印軒!敢問仙子怎么稱呼?” 
畫中仙子?翹翹瞅瞅墻上那空空如也滿是油漬的臟紙,然后望望男子鬼斧神工般雕鑿過的英俊臉龐,心想古代人果真不是那么容易開竅啊,便訕笑著雞啄米樣的點頭道:“對對!就是那個……畫中仙子!你叫我翹翹好了!”
然后丁印軒好奇地望著她那身華貴的校服裝,而翹翹呢,則眼睛賊亮地盯著那書房里各種擺設,這摸摸那聞聞,嘖嘖嘆道:古董啊古董!
“二少爺!二少爺!我們今天下午拾得的那幅畫眉圖,什么時候拿去當鋪辯辯價值!”此時,一個書僮打扮的年輕男子一邊說話一邊走進來,然后望著翹翹高聲大叫:“這不是下午里吃了我們梨的那個丫頭嗎?”
原來梨就是他們放的啊。我說咯荒山野嶺的哪來的梨呢。翹翹郁悶著,原來那會兒在她身后說話的就是他們主仆,他們聽一算命先生說要讓他們放只梨守在路邊就能拾得珍寶。然后梨被她吃了,碰巧路邊軍隊剛好經過,將她嚇回了畫中,于是她便隨畫被丁印軒揀回家了。
翹翹在心里千萬次的感激那算命先生,哈哈,能遇到如此俊俏公子哥,這次穿越沒白費。想她她歹也是個上等姿色,加上大小姐的氣質,本以為能與這個古人來個穿越之戀,誰知那丁家二少爺看了她兩眼之后,便正眼也不瞧下了,只說:
“阿柱,那畫已被我收藏,這位翹翹姑娘從今起就在丁家堡住下了。還有今天的事,不要告訴大少爺和婉詩小姐。”
叫阿柱的書僮領命出去后,翹翹就在心里尋思,婉詩小姐,聽名字就是個婉約美人。但那丁二少卻突然變臉了,冷冷斜睨她,“不管你是仙子也好,妖孽也罷,說出你來丁家堡的真正目的吧!”
“真正目的?拜托!老兄,我也是莫明穿越的好吧!哦,對了,我要來那個什么蒼彌山,打一個叫什么萬木神君的!”翹翹猛拍頭,突然想起那莫明其妙的老伯,還有那莫明其妙的話。
“嗯哼,萬木神君?”丁印軒冷笑:“你知道他是誰不,那可是聞名整個江湖的大魔頭,他長年蝸居在雪山之頂的蒼彌峰,聽說其功夫已臻化鏡,而且長相奇丑,似八歲兒童,脾氣古怪,殺人不眨眼,嗜血成性。你真要去找他?”
“啊,那么厲害,豈不像天山童姥?那我可得好好考慮下……”翹翹聽得心里毛毛的,想起武俠電視里那些極BT的殺人魔頭,真發悚。
天山童姥?是哪方神圣?他問。
暈,天山童姥都不知道,你沒看過《天龍八步》嗎?翹翹猛嘲笑,突然想起這就是古代,他就是古代人。“喂,這是哪個朝代?”
“此乃大宋朝仁宗天圣5年,……”
我的乖乖,宋仁宗,那距2008是一千多年前了。果真是強大的強越,翹翹郁悶著,那可愛的老伯一點也不可愛的就莫明的將她送到了一千多年前,還要她去找一個巨可怕的惡魔。那我到底要不要去找呢,去吧,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小命不保,不去的話回去怎么找他幫忙對付那幫黑社會替父母報仇呢?
哀嘆著,她用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丁印軒。“實話說吧,我并不是什么畫仙,也實在不敢去找那個什么萬木神君……”
那丁家二少爺被她看得發毛,無奈的拉著她走出書房,到庭院,只見他伸長手掌輕擺,那院中的幾個巨大的獅子就被拖起,徐徐上升,而且在半空中交換位置。在翹翹看的目瞪口呆時,他又馬上躍入四合庭院的房頂,只見他的身影變幻,幻化出好幾個影子,飛速的繞著房頂打了圈。
“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段譽的‘凌波微步’!!”翹翹驚叫著,古人的功夫果然不是蓋的!但他為什么要演示給我看呢,難道他?
果然他突地落在她面前,然后笑的燦爛無比:“看到沒?也許我能幫你……”
“你真是太好了!你們這種雷峰精神……”翹翹一聽,激動著。但沒等她高興玩,他又說了,“慢,我的話還沒說完了!你要與我做個交易!交易成功后,我就幫你,和你一起蒼彌山找萬木神君……”
然后他就對著她的耳朵悄悄地說道,然后她就聽見心里又一聲慘烈的哀嘆。
【肆】完成任務
喬翹翹的慘叫聲還沒落音,忽得感覺自己的腰就被摟住。汗,他們古人不是最講究男女有別嗎?但任憑她怎樣尖叫掙扎搞議,那丁印軒就是不放手。
幾乎是被他架著的,穿過丁家堡的九曲回廊,東廂房西廂房,一路上的丫環仆人跟丁印軒問好,無不詫異地望著親蜜的異常怪的他們倆。終于來到了前廳,然后前廳里的兩個人齊齊轉過頭來盯著他們倆。
當時翹翹的眼就直了,本來她感覺自己能長成這樣就算不錯了,但一看到廳里的兩個人之后,自卑到想死的心都有了,話說古人都長得這么精致的么?廳里一男一女,男的溫文爾雅,卓爾不群。女的嘛,所謂后宮三千無顏色,用到她身上還蠻符的。
“二弟,這位是?”那美男子問丁印軒。
“大哥,她叫翹翹,是我上次去洛陽結識的丐幫幫主的女兒……”丁印軒面不改色地說道。翹翹詫異地望著他,正要叫道,天,我怎么又成了丐幫幫主的女兒了,卻被丁印軒用手緊緊地鉗住腰,疼得她說不出話來。
然后見他用來厲地眼神盯著她,聽上去特溫和地說:“翹翹,來見過我的大哥丁家堡堡信丁仁都和我的表妹寧婉詩。”
這就是寧婉詩啊,美得這傾國傾城,難怪他丁印軒舍命也答應幫她。翹翹心里酸酸的想。
“翹翹姑娘真可愛……”婉詩小姐走過來,微笑地牽起她的手上下打量她。翹翹在心里怨念著,真是美人啊,一笑連我都被迷倒了,但雖然她在笑著,但眼底的疼痛還是明了。真搞不懂他們這些古董男人為什么為了兄弟情,放著這么傾城美人不要,還要她搭在中間做壞人……
接下來,他們兄弟在一起商議丁家堡的事,而那寧婉詩象征性的拉著翹翹在堡內轉轉,便說身體不適回房了。
唉,她哪是身體不適咯,明明是心里不適嘛。翹翹嘆道。自從她與丁印軒達成交易,幫他在寧婉詩和丁仁都面成假扮成他的心上人,她就染上了沒事嘆息這個惡習。郎有情妾有意,丁印軒本來和寧婉詩挺合適的嘛,可就是因為他哥哥也喜歡那個漂亮表妹,所以他這個做弟弟的忍痛割愛。
寧婉詩真可憐。但不管了,她自己也有大仇待報。翹翹想。這幾日她除了與丁印軒在人前裝親蜜,跟他學點武術,就是一個在堡內閑逛,等待完成與他的交易。
這天晚上,她趴在窗欞邊看著月色,卻看到庭院中有個聲音在小聲哭泣。她跑出去一看,卻是個小廝打扮的年輕男孩子。
“喂,你是誰啊,為什么在這里哭呢?
“我叫二黑,因為我長得太丑了,丁家堡的丫環們不理我!”二黑抬起頭來用哭腫的雙眼望著翹翹。
摸起正巴,左右端祥二黑后,翹翹結論:“嗯,黑是黑了點,但不是很丑啊,要是經過包裝,還能入道的,你等著噢~”
接著她飛快地跑著房里拿了一個大剪子和鏡子來,三下五除二就幫那個二黑理了頭發,然后一邊剪一邊說:“你這個臉型呢配個好發型就很酷啦……”她幫他剪了個新式碎發,然后指導他用木板自制個滑板,用她多年月日滑板功夫教他。
第二日,二黑同學便以嶄新面目出現在大家面前,然后受丫環MM的歡迎程度可與當年F4做PK了。
翹翹閑得無聊,想我好不容易穿越一次,也要留下點痕跡,經由二黑事件,她想干脆在這大宋年間多傳播點現代文明。
于是她帶領著女孩子們跳健美操,用黃瓜蜂蜜做美容,男生跳街舞學滑輪。她還拿出隨身帶的MP5放,大家看著《蠟筆小新》,一個個笑得傻呵呵的。一時間,丁家堡里熱鬧非凡。每個人都是煥然一新的面貌,翹翹與大家打成一片。那懶得多看她一眼的丁印軒看她的眼睛也越來越亮了。
一月足不出戶的寧婉詩小姐,終于哀怨而絕望地走到翹翹面前跟她說:“精靈古怪如你,難怪二表哥會傾心于你……”
冤狂啊!翹翹在心里慘叫,面上訕笑著:“哪里哪里……”
她本是無意的,結果反倒讓寧婉詩死了對丁印軒的一片癡心。丁家堡中傳出寧小姐與丁大堡主丁仁都成親的消息。
念叨著罪過罪過,翹翹答應丁印軒的交易還是圓滿完成了。
【伍】前往蒼彌
丁家堡內鑼鼓暄天,張燈結彩,一片喜慶的樣子。丁仁都喜氣洋洋地與寧婉詩成親了,還叫嚷著丁印軒去拼酒。
翹翹看看丁印軒強笑的臉,長嘆這丁大堡主也太書呆了吧,也難怪那貌若天仙的寧表妹看中的是他弟弟。
當天晚上,他們在那邊熱鬧歡騰,丁印軒獨自提著幾大壇酒跑到后花園里自斟自飲,猛灌了一肚子酒后,抽出劍在院中揮舞,一邊舞劍一邊吟詩: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翹翹走過長亭,看著月下白衣勝衣面容憂傷的他,一時間心口微微疼痛。唉,月兒彎彎照九洲,幾家歡樂幾家愁啊。她走過去,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酒,一邊叫:“喂,既然舍不得就不要逞強啊,學什么小李飛刀拱手相讓林詩音啊……”
被搶下酒的丁印軒,用迷離的眼神望著翹翹,“婉詩,對不起……婉詩……”
翹翹嚇到了,一臉心疼的看著他面如冠玉美好的不真實的臉。他突然用滾燙的手一把扯過她,將她緊緊地摟在懷里。
溫暖的懷抱,充滿魅惑的男性氣息,一時間翹翹臉紅心跳,但聽到他口中不停的“婉詩婉詩”,心里既心酸又心疼,狠下心,將他推開了。
第二天,翹翹板著苦瓜臉,怒瞪著丁印軒:“喂,丁少,我答應你的事已經做到了,那你該實現你的諾言了吧?”
經歷了昨晚的醉酒,今天的丁印軒又像沒事人一樣的用無辜的眼神望著她:“嗯,好像是的,那我們今天就出發吧!”
“出發?去哪?”
“蒼彌山啊?難道去你說的二十一世紀不成?”他懶懶地嘲笑她。
回他一個超級衛生眼,隨便整理下拿著包裹,于是她便跟著他風風火火地前往蒼彌山了。
去蒼彌山的一路上風景如畫,路人都以好奇的目光注視翹翹的長卷發,她在這里自己設計的公主裙。
她開心地對丁印軒笑:“看來我真是魅力不可擋啊……”
習慣了她的大言不慚,丁印軒直搖頭。
 
【陸】六木神君
“北風那個吹啊,雪花那個飄,可憐的白毛女啊……”翹翹尖著嗓子用凄慘的聲音唱著。她與丁印軒一走進雪山,感覺那冷風冰雪直撲打臉面,又冷又疼。萬里雪茫茫,亮人眼。
“請你不要唱了好不好!女神!……”丁印軒怒視她。她看到他生氣的樣子,感覺真好笑,反正這雪山荒無人煙,越加激動的痛快嚎叫。丁印軒見多次制止不住,干脆伸出手掌將她的嘴巴死死地捂住。
她用眼角余光斜視他也冷的發青的臉,感覺自己的嘴碰到了他冰冷的手指,賊兮兮的笑了。
他們互相摻扶著,日暮時分好不容易走過了雪山,來到了一個樹木異常茂盛的森林。那些合抱之粗的大樹棵棵參天,林中齊膝的雜草叢生,煙霧繚繞。奇怪的是也同雪山一樣,鳥獸難尋。他們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越進內越感到周圍太過安靜,充滿著一股陰森之氣。
“哇,人參啊人參!靈芝!靈芝!!”翹翹驚喜的看見了人參和靈芝,一把撥開擋在前面的丁印軒,就往前面沖去。
“小心!”他的話還落音,只見翹翹就慘白著臉飛似地折了回來,一把跳到他身上,將頭死死埋在他懷里。
“蛇——蛇——好大的蛇!”她渾身哆嗦著結巴的說。丁印軒拍拍她的肩,安撫她,“好了好了!我去看看噢……”他那樣子溫柔,她雖然害怕著,但還是開心不已。
丁印軒一跑上前,也嚇了大跳,原是層層樹木擋住的,只見四條巨蟒半立著,吐著長信子充滿敵意的望著他們。而他們前面一個約摸尺高的朱儒老頭子朝他們笑瞇瞇的,讓人毛骨悚然。
翹翹看見丁印軒跑上前了,也壯著膽子走上去,硬著頭皮對朱儒大叫:“喂!你是六木神君嗎?你快解了那個蘿卜老伯的封印啊!”
那個朱儒不理她,轉身拍拍其中一條巨蟒說:“寶貝,你去,將那個女娃帶過來給我瞧瞧……”
“啊,不要啊!!!”翹翹一聽她這樣說,嚇得拽著丁印軒的胳膊哇哇大叫。
丁印軒抽出劍來,大義凌然的擋在她的前面。那條巨蟒縮地滑了過來,一個蛇頭就將丁印軒打到一旁,然后用蛇尾將翹翹卷起來放到了朱儒面前。
翹翹尖叫著喊救命,丁印軒持著劍又沖了過來,那六木神君甩甩手又將他甩到一邊定了起來。然后轉身怒視翹翹:“喂,丫頭,你不是吧,這么不夠意氣,就將我忘記了啊!”
啊?他是什么意思啊,翹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然后朱儒一把拉過她蹲在他面前,他才用手敲到她的頭,一邊敲一邊說“你記下,你五歲那年的夏天?……”
腦袋被敲過的翹翹就拼命想啊想,突然靈光顯現。當時的畫面清晰在腦中再現:那年她五歲,在海邊玩的時候遇到了兩個老頭子,一個胖胖的,白頭發折胡子,一個矮矮的笑咪咪的,他們會變魔術,鉆地啊,飛舞啊……,他們跟她玩,說是來自古時候,第一次來到現代來著,說以后有機會再帶她到古代瞧瞧。
后來她跑回家跟爸媽說了,他們都以為小孩子在說夢說,不信她。
【柒】只要她不死
“噢!你就是當然那兩個蘿卜爺爺之一啊!!”翹翹興奮地說。
“噓噓!小聲點”六木神君推攘她。她感到奇怪的問:“那為什么現在那個蘿卜爺爺還留在二十一世紀呢?而且還莫明地跑來讓我幫他解啥封印……”
“他呀,太貪玩了……”六木神君說,“迷戀上了你們那個時代舍不得回來。因為我們從小一起練功,功夫相制約的。我看他要留在現代就封了他的功夫,免得惹出不好的事來。”
“這次他肯定是要玩,然后就找跟我們有緣的你來幫他了。但是你回去告訴他,要么他回來,要么他好好的留在那,別再想他的神功了……”
“可是,我需要他的幫助呀,我的父母我的家……”翹翹憂郁的。
“你不是有他嗎?”六木神君指批丁印軒。
“他啊,他才不是我的呢,他喜歡他那個貌若天仙的表妹!”翹翹大叫。
“那要不要我幫下你呢?”六木神君玩心大起,翹翹轉了轉眼珠,點頭。
翹翹和六木神君正在熱烈地討論著,那丁印軒還在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一邊走過來一邊說:“翹翹,我來救你了!”
六木神君再次拍拍蛇,然后巨蟒又乖乖地將翹翹摔到在丁印軒面前。丁印軒急急地抱起她:“翹翹 ,你怎么樣,還好吧?”
“我不行了,丁大哥……”翹翹躺在他懷里,幽幽地說:“我已經被六木神君吸了陽氣,活不長了……你快下山吧……我已經求他放了你了……丁大哥,只要你好好活著我死甘愿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眼角偷偷瞅他,神情果然越來越悲了,再加把勁!“印軒……,對不起,我明知道你喜歡的是寧姑娘,可是我……”
她凄凄慘慘戚戚的,心里拼命地在喊感動啊,你還不感動嗎?那我真要死了!于是她便“暈死”過去了。終于,他爆發了。“翹翹!翹翹!你別死啊!我一定要救你!!”
“六木神君,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只要她不死,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他抱著翹翹悲愴的大無畏地走到六木神君面前。
“是么?”六木神君笑瞇瞇地,“那罰你今生陪她在21世紀過完一輩子!”
“什么?” 丁印軒還沒反應過來,翹翹就從懷中爬了起來,紅唇飛速地映上了他的臉,他立地臉紅了,翹翹和六木神君大笑。
【捌】娶回美少男
“天,好多妖怪!!!”
丁印軒同學被翹翹同學連哄帶騙地用那蘿卜臟畫布騙到21世紀后,他一路看到奔馳的車子驚恐地喊妖怪。然后看到飛機下,火車啊,地鐵什么的,更是大驚小怪的不行。
翹翹只好安慰地拍著他的肩:“唉,可憐吶,沒見過世面的孩子……”
他們跑到翹翹上一次見到蘿卜爺爺的地方,只見他正開著翹翹的寶馬小跑,載著一只哈皮寵物犬樂呵呵地同他們打招呼:“嗨,你們回來啦?我的封印解了沒啊?”
“六木神君說了,你要么回到宋朝蒼彌,要么好好的留在現代,別再想你那破神功了……”翹翹眼看著他霸占了她心愛的小跑,惡狠狠地跟他說。
“暈咯,他怎么那樣啊……我要去互聯網上揭發他的罪行……”蘿卜爺爺說著,一溜煙開著車子跑了。
丁印軒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翹翹拉著他回家了。
“喂,別傻了,等你幫我報了仇,咱給你買輛開開!”
一進家門,翹翹驚訝地看見阿眉還在,還打扮的闊綽無比。她一看見她,立刻迎下來,神色驚慌:“小姐,你怎么又回來了?他們還在追殺你呢!!”
“那你怎么不怕呢?”翹翹冷漠地推開她,原來是她搞的鬼啊,竟與外人聯合害他們家。
阿眉見用計不成,便使眼色,身邊的黑衣保鏢一轟而上,但,不到一份分鐘,他們一個個聯同阿眉都被丁印軒甩出了別墅的大門。
通過對阿眉的拷問,翹翹他們找到她父母被關的地方,他們原來沒死,只是一直被他們關在郊外一個偏僻的地方。
救出父母之后,翹翹的爸媽一直圍著丁印軒嘖嘖稱嘆:“這個俊啊!翹翹的眼光果然越來越有水準了!”
丁印軒不好意思的紅了臉,作揖問好。翹翹笑:“那當然啦,這可是我從古代娶回來的美少男呢!”
“啊,翹翹,你說什么?”迎上兩張好奇和一張發怒的臉。
“呃,沒……”
多日后,花園別墅的外面,一輛大奔在房前跳躍地行駛,不用看,人們便知道,那是喬家大小姐翹翹的男朋友在學開車了==。

紅杉中文網(www.gvfwxh.live)為文學愛好者提供涵蓋都市、玄幻、仙俠、武俠、歷史、軍事、網游、科幻、靈異、穿越,宮斗,言情,校園,女尊,同人等類型的網絡原創文學作品的閱讀服務,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188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