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戀銀狐:絕色狐妃傾后宮

作者:   更新時間:2015-07-21 22:17   [閱讀最新章節]
錯戀銀狐:絕色狐妃傾后宮 >> 第19章 兇    發表時間:2015-07-21 22:17:49

路曉君臥倒在真皮沙發上看書,好以整遐地看著眼前這兩個女孩間的戰爭,大笑不止:“天,她實在是太可愛了!”
樂悠兒無力地癱軟在地板上,忍不住尖叫:“可愛?你說她可愛?我都快被她累死了,你居然說她可愛,你腦殼壞了啊!”
嗚……悠兒生氣了,她該怎么辦啊?果果嚴肅地板住小圓臉,咬緊粉嫩的唇瓣,兩個各懷心思的家伙僵持了一會兒。
忽然,唐果果扭著略顯圓潤的身子竄進隔壁閑置的客房開始翻箱倒柜,亮晶晶的圓眸里滿是泫然欲下的哀絕淚光。
路曉君奇怪地看著她的動作,清秀的小臉上寫滿了不解:她在干什么?路曉君尚未反應過來,就看見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
樂悠兒尖叫著沖進客房里,一把搶下果果手中的東西,兩個女孩開始就那個奇怪的小布包裹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拉扯戰。
“嗚……悠兒不要我了,讓我走!我要走……”果果拉著一個可疑的小布包,擦著想象中的眼淚,顫抖著嗓音,不顧一切地往外沖。
樂悠兒用力堵在門口,滿臉驚惶:“我哪里說不要你了!”
“你說我不可愛?嗚……你不喜歡我了,是不是……”她撇著小嘴,小圓臉上眼淚縱橫,可憐兮兮的像一只被拋棄的小貓。
“我最喜歡的就是果果了,哪里會說你不可愛……”
“騙人,你剛才有說我不可愛!”
“天地良心啊,我真沒那意思!”
她瞟了眼客廳沙發前玻璃幾上的水果拼盤和干果,小胖妞用力咽了咽口水,大哭不止:“你嫌我胖,嫌我吃的東西太多了……嗚……我好可憐哦……”
“你只是有點圓,一點也不胖,真的!”樂悠兒違心地說著贊美的語句,驚惶的臉色看來相當忐忑。
“……”
兩個女孩放聲尖叫著,“戰況”慘烈,眼淚鼻涕一起下,幾乎到了地動山搖、死傷無數的地步。幽靜的別墅因為她們的“戰爭”,打破原有的安靜,樂悠兒尖叫的聲音和唐果果哭泣的聲音震天撼地。
就在兩人爭吵的不開開交的時候,閣樓上傳來了女人不耐的低咒和男人安撫時磁性的嗓音。
沒一會兒,典雅雕花的木制樓梯上步下個美得如精靈般的年輕女孩,她穿著暴露大膽,火辣辣的身材好得讓所有女人嫉妒。
如果在場的幾個女孩經常看偶像劇,就會知道她是當下正紅的偶像明星。此時,這個大明星顯然非常憤怒,她狠狠瞪了客房里那場“戰爭”的兩位主角兒一眼,然后扭著水蛇腰怒氣沖沖摔上門離開了。
不一會兒,樓梯上繼續步下個身著酒紅色絲綢睡衣的年輕男人,他寒星般的眸中透出冰冷的氣勢,絕美出塵的面容中,額上青筋隱隱跳動。
那男人,容貌驚世絕美,艷麗地猶如冰山上迎風而立的雪蓮花,清遠襲人,遇雪則清、經霜更艷,美得讓人無法移目。
如果不是因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和渾身散發出威儀的氣勢,單看模樣,還道他宜男宜女的容貌,合該是個溫和儒雅的人。
一見他下來,尖叫的聲音越發凄厲,哭喊的叫聲也明顯高上幾分。
哭得滿臉滿身都是眼淚,果果“哀痛”地陳述“事實”:“你嫌我零用錢太多了,想趕我走……”
路曉君隔著遠遠的,嚼著一個無花果的干果,滿懷惡意地猜測著:哭成這樣,她眼睛沒紅真是厲害啊。
“我……”
不等樂悠兒尖叫著回答,樓梯上有著冰雪般氣質的絕美男子已不耐地開口:“以后她的零用錢我來給,樂悠兒你再鬧這種劇碼小心我扣你三個月的零用錢!”
客廳里三個丫頭同時愣住,眼見著絕美的男子轉身要走,樂悠兒立刻用力掐了下果果白白嫩嫩的小胖手,當下慘絕人寰的哭喊再次傳出。
“嗚……你還把我的‘LV包子’劃破了……”
“LV包子”?那是什么?
面對路曉君迷惑的目光和樂悠兒茫然的臉色,果果渾然不覺地繼續瞅瞅玻璃幾上的干果,擦擦嘴角流的口水,然后視若無睹樓梯上樂笥若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怒意,繼續賣力地哭著。
“還有香奈兒套餐……”
雖然她不明白薄皮多汁的包子怎么得用“劃破”來形容,但是悠兒教的,那就絕對沒錯了!
至于那個香奈兒套餐,樂悠兒教的本來是香奈兒套裝的。不過,經過她天才果果的腦袋小小的想了想,套裝怎么可能是香的呢,所以理所當然地幫她改成了香奈兒套餐。
恩,香噴噴的套餐,樂悠兒一定會很高興她這么幫她改的。
小東西一邊買力地干嚎,一邊偷偷背過樂笥若陰晴不定的俊臉,討好般朝著拼命朝她擠眼色的樂悠兒擺出一個邀功的笑容,得意的小臉上眼淚縱橫,偏還帶著天真無邪的燦爛笑容,直把樂悠兒看得忍不住去撞豆腐。
上帝啊,殺了她吧!
她教給果果的臺詞完全不是這樣的嘛!完蛋!不著痕跡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繼續退了一步。
唔,從這個地方逃跑應該不錯吧,她可不想被哥哥抓住一頓好打。
就在樂笥若幾步走下樓梯的時候,樂悠兒發出一聲慘厲的尖叫,狼狽地沖出客房,直接抓住真皮沙發上路曉君的手,然后頭也不會地從玄關處匆忙逃走。
單純無辜的果果,一臉不解地看著她們倆“叭”地摔上門,沖出別墅,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垂涎地看著玻璃幾上的干果和水果拼盤,她小小的腦袋瓜里怎么也想不通:悠兒不是說只要她“乖乖地”用眼藥水抹在臉上“哭”,然后“乖乖地”按著她教的話去說,那些干果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嗎?
可是,悠兒怎么拉著曉君就跑了,悠兒不要她了嗎?
這個知覺讓她恐慌起來,小鹿般無辜的眼眸上滿是驚惶,這才反應過來從樓梯上下來的這個穿著寬大而精致的睡袍的年輕男人渾身散發出一種讓她害怕的氣勢。
“哇”的一聲,嚇壞了的小人兒結結實實地把心中的恐懼大聲哭了出來。
這回,可沒抹眼藥水哦!
看著眼前這個抽噎不止的小人兒,樂笥若忍住殺人的沖動。
樂悠兒瘋了還是怎么了,在他這里吃住用三個月以后,到最后還丟一個小麻煩在他這里,然后逃之夭夭。
她有本事別學人家做逃家少女,逃了家就別給他惹麻煩。
倏揚劍眉,探究的目光又放到沙發上那個哭得非常認真的圓滾滾的小人兒身上,樂笥若絕美出塵的面孔上一片鐵青,額上青筋隱隱跳動。
Shu!她難道都哭不累嗎?
據說,這個身材圓滾滾的小丫頭叫唐果果,可能是十七歲、也有可能是十八歲。
據說,果果是悠兒在天心花園揀到的,她昏迷在天心花園后的湖邊,額上有一個流血不止的傷口,身上穿著一套華麗且合體的水紅色綢制蘿裙,樂悠兒懷疑她是在拍古裝大片的一個臨時演員。
對于這個說法,樂笥若嗤之以鼻。如果不是樂悠兒發揮她天馬行空的想象在做白日夢,就是他聽錯了。
天心花園后的湖邊是這片富人區最隱蔽的角落,這片富人區居住著各界商業名流和一些背景不凡的黑道老大,是受到重點保護的,沒有哪個不要命的導演會選在這里排戲。
還水紅色綢制蘿裙呢,真是荒唐!
據說,她醒來以后,神色焦急且憂慮,隱隱中有一種高貴的氣勢。她對周圍的一切似乎懷著恐懼心理,拒絕吃飯、拒絕和人接觸,直到有一天這妮子忽然開竅,然后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當初說這話時,悠兒眼神游移,心虛的不得了。
寒星般的黑眸倏地掠過抹精光,樂笥若皺緊眉,心里忽然閃過個大膽的猜測:該不會是悠兒和人打架把人家打成這樣吧!不然一向討厭麻煩的妹妹怎么會忽發善心提供吃住,然后毫無條件地當人家的免費保姆。
還有最后一點該死的據說,她身上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證件,調動了很多關系也查不到她的來歷,樂悠兒不得不承認她有可能是幽靈人口。
也就是說,這個麻煩由于樂悠兒心虛的落跑,所以被丟到他頭上了。趕不走,賴不掉,他極有可能就這么被賴上。
沙發上圓滾滾的女孩哭腫了眼,沾滿了鼻涕眼淚的小胖手看也不看地往身邊那個高大精壯的人影身上抹抹。
似乎覺得白嫩嫩的小胖手還沒擦干凈,她想也不想地繼續把眼淚往身邊那具精瘦飽滿的男性的胸膛上抹去。
越燒越烈的怒火此時“轟”地一聲在樂笥若腦海中爆炸,他絕美的面孔上陰森地連白癡都看得出他的憤怒。
“唐果果,你是白癡嗎?”
一聲怒吼,還不等樂笥若發飆,沙發上小人兒無辜地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睛,沉默了半分鐘,驚天動地的哭聲立刻如晴天霹靂般貫穿云霄。
左手拉著樂笥若熨貼平整的西服衣角,右手抓著串糖葫蘆,唐果果亮晶晶的圓眸好奇地張望著眼前高聳的大廈,興奮得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哇,好漂亮啊。
還不等她回過神來,左手拉著的衣角徑直往大廈里走。
目標,那座好漂亮、好漂亮的大廈。
小短腿拼命地劃動,終于跟緊了前面挺拔高大的年輕男人。
可惜,前面的男人似乎一點也沒體察出她的“委曲求全”,走的又快又穩。急得小圓球氣喘吁吁地索性叼住手中的糖葫蘆,空出兩只手一把抱住他的腰,口齒不清地“控訴”。
“壞嫩!”
壞人!?他給她買吃的、給她當保姆、跳著幼稚的舞哄她不哭、晚上唱歌哄她睡覺,樂大少爺從前做過的沒做過的為了她全部干了一遍,她居然敢說他是壞人!?
她有沒有良心啊!
倏地頓下步子,樂笥若滿臉鐵青地看著抱緊自己的那雙臟兮兮沾滿糖液的小胖手,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恰倒好處掩住寒星般的眸中強烈的怒意。
那雙手,該死的——
礙眼極了!
轉過頭,他忍住勃發的憤怒,雙手環胸冷冷看著眼前那個眨著圓眸、一派“無辜”的罪魁禍首,清麗絕美的臉上是濃濃的陰森凌厲。
“你說我是壞人?”
一見這架勢,小圓球立刻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畏縮地抽了抽鼻子,她仰起小腦袋看著樂笥若惟美的面孔,迅速拿掉嘴里的糖葫蘆,“天真無邪”地眨巴著大大的眼睛抵死不承認,順便再灌灌甜湯。
“沒有啊,笥若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怎么會是壞人呢!”
鼻腔里透出聲冷哼,樂笥若是理都懶得理她了。
如果不是因為暫時無法找到樂悠兒,把麻煩送回去,他才不會接手這個包袱。
大步跨進昀天大廈,身后傳來此起彼伏的問候聲。
穿著同意黑色西裝制服的保全人員和柜臺的秘書小姐恭恭敬敬地起身鞠躬致敬:“總裁早安!”
樂笥若滿臉陰霾、微微點了一頭以后,就什么話也不說地大跨步往前走著。
小圓球東張張、西望望,興致勃勃地拽拽他的衣角,好奇發問:“什么是總裁?”
“豬!”樂笥若翻了翻白眼,低聲暗罵。
“哦,我明白了。”小東西耳朵好的讓人抓狂,自作聰明地在心中為總裁這兩個字下了定義。
原來,總裁就是豬的意思。
樂笥若用頭發想也知道她小腦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但現在他已經被她氣得連糾正她的力氣也沒有了。
隨她了。
“可是,他們在向你問安,難道你都不說些什么嗎?”
“羅嗦。”
“嘎……”小短腿不劃動了,生生停了下來,粉嘟嘟的唇驚詫地微微張開。
樂笥若好半天沒聽見身后聒噪的小蒼蠅“嗡嗡”嚷嚷,奇怪地回頭,一眼就看見唐果果晶亮的圓眸里也寫滿不贊同,圓潤的小臉蛋也漲得紅通通的,不由幾分不耐。
“你到底走不走?”
“這樣是不對的,你應該微笑著,然后回答他們說各位早安!”她大聲說著。
忽然聽見一個天天只知道吃、然后耍賴大哭的小丫頭說出這些話。樂笥若愣了下,看著那張粉圓小臉的眸光分不清是怒是厭,只是高深莫測地冷冷瞥了她一眼。
“我沒時間陪你在這玩游戲,如果你想找悠兒,就快點跟上。”
“……”這樣是不對的,她不該畏懼強權,可是……可是找不到悠兒,她該怎么辦啊?
晶亮的圓眸里蒙上幾分水霧,小圓球微微偏著頭、遲疑地撇著嘴,躊躇不定。
不給她考慮的時間,樂笥若不由分說將她橫腰抱起,然后不顧懷中小人兒驚惶片刻后的掙扎,大步往電梯處步去。
可惡——
她怎么看上去圓滾滾的像個小肉球,抱起來這么輕?
懷中的身子,軟軟的,帶著嬰兒般嬌稚的清甜氣息,偏偏掌心柔軟的觸感該死的舒服。樂笥若驚訝地發現,自己下腹忽如其來的欲望正熊熊燃燒,艷麗絕美的面孔當下一僵,不禁幾分狼狽。
渾身僵硬地抱著果果大步往電梯里走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懷中的小人兒,已經十七、八歲了,是個貨真價實的女人,而不是孩子。
自己不該這么毫不避嫌地抱著她。
這樣的想法剛剛閃過,馬上被推翻。
手中舒適的感覺,讓他舍不得放手,下腹的肌肉越繃越緊。他居然對她起了不該有的反應,他一定是瘋了!
騰出只手用力扯開頸上的鑲著金邊的領帶,樂笥若煩躁地吐出口熱氣。
體內躁熱的氣息還沒褪下,一只溫軟的小胖手擔憂地撫上他光潔飽滿的額頭,嬌稚好聽的聲音攜著微微的擔憂輕輕揚起。
“笥若哥哥,你怎么了?臉色怎么這么難看啊?”
Shu!
他寧愿她此時不要多管閑事!
一句好心的問候,讓樂笥若一臉挫敗地發現,渴望她的欲望來地如燎原烈火般,他薄弱的意志即將崩潰。
偏偏懷中的小人兒依然用純真無邪的目光看著他,讓他有一種強烈的負罪感。
竭盡全力地壓下狠狠吻住懷中小妮子的欲望,樂笥若啞著富有磁性的嗓音漠然回答:“我只是有點頭痛,沒事。”
是的,他一定是太久沒碰女人了!才會對一個未成年,而且是他最討厭的圓潤身材的唐果果產生欲望。
莎織?還是瑪麗雅?樂笥若決定讓秘書把當今正紅的艷麗女星邀出來,他要的一向是那種臉蛋美艷、身材惹火的完美女人,而不是懷中這枚圓滾滾的青澀小蘋果。
渾然不覺他的異樣,果果親昵地托住他的后腦勺,體貼地伸出胖乎乎的指尖按在他額側的太陽穴上,小妮子固執地認為他因為頭痛,所以才沒有和大堂上那些人說早安,心里越發的愧疚。
想想自己——
他頭都那么痛了,自己還總是給他惹麻煩,不是裝哭耍賴來逃避責罰,就是忍不住讒蟲地找他要糖葫蘆吃。
幼嫩的指尖一下下按在樂笥若額側的太陽穴上,她認真地按摩著,一邊“善解人意”地提議:“笥若哥哥,放我下來自己走吧!”
樂笥若明知道自己應該按著她的話,快點松手,偏貪戀著懷中柔軟的手感和飄入鼻端嬌稚且清甜的氣息。
心里突然竄上幾分失落,隨即是濃濃的怒意——
她就這么討厭自己的懷抱嗎?
面子上多少有點掛不住,樂笥若故做冷漠,對她的提議更是嗤之以鼻。
“我怕你到時候走累了,倒霉的還是我。”
一聽這話兒,唐果果立刻收回小手,粉嘟嘟的小嘴不滿地噘起,扯著嬌稚的嗓音一臉不服地反駁道:“才不會呢!我才沒那么不講理呢!”
粉潤晶瑩的唇瓣,可愛地嘟著,似乎在誘人品嘗。樂笥若的心跳當下漏了半拍,鬼使神差的,他腦海中只剩下那粉嫩誘人的唇瓣,再也容不下其他。
俯下頭,他的唇緩慢而堅定地印上,一觸到那溫軟柔嫩的粉唇,空虛的心里不禁滿足地發出嘆息。
唔……好甜。
閉上眼,貪戀著口中的甜美,樂笥若輕輕用自己的薄唇磨蹭著懷中的人兒粉嫩的唇瓣,感受著唇齒相親的那份甜蜜。
吸吮著她的唇,擄取著她的甜蜜,緊繃的下腹欲火如焚。
正當他打算加深這個吻時,一睜眼,突然發現懷中的小圓球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水眸,一臉好奇地看著自己,小妮子奇怪地問著:“笥若哥哥,你是不是沒有吃飽啊?”
要不然,為什么要咬她的嘴唇,還在她嘴里不停又舔又吸的,弄的她好癢好癢哦。
看著小妮子純真無邪地遞來最愛的糖葫蘆給他,一潑冰水迎頭澆下,徹底熄滅了樂笥若蠢蠢欲動的欲望。
該死!他真的吻上去了。
果果眨了眨晶亮的眼眸,倏地瞠目——
“哧溜”一下從樂笥若懷中竄了下來,她一臉戒備地盯著他,脆生生地宣布:“悠兒說過,男生不能打女孩子的!”
他有說過要打人嗎?
咬牙切齒,樂笥若額上青筋隱隱跳動,越發覺得貪戀上她粉嫩甜美的唇,實在是件愚蠢的行為。
“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打人了?”
“拳頭啊,握緊了拳不就是打人的前兆嗎?”小丫頭沒心沒肺的把目光放在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握緊的拳上,完全沒察覺到眼前的男人因她的話,絕美的面孔越發妖艷,益是危險。
寒星般的眸子中,透出的冷竣的顏色,猛地一拳砸上身側的墻壁,樂笥若一言不發進入電梯。
拍拍小胸脯,唐果果觀顏察色,知道危機解除,笑瞇瞇地跟著他竄入電梯、站在他邊乖巧地笑著。
看得樂笥若直皺眉頭,暗中下定決心:一找到悠兒,立刻把她送走。
他不能任由她打亂自己的生活!
坐在舒適的真皮旋式椅上,樂笥若打開手中的公文夾,瀏覽著公文夾中價值一個億的合同內容,寒星般迷人的黑眸中忽然閃過抹溫柔的笑意。
他這合同一看將近一刻鐘,年輕美艷的秘書小姐心下不由忐忑起來,攥緊手中的企劃案,剛打算說些什么,忽聽著總裁磁性低沉的迷人嗓音淡淡揚起。
“劉秘書,剛才跟我進來的唐小姐,你把她安置好了嗎?”
嘎?唐小姐?那個小胖妞?他們在說的是價值一個億的合同,和那個圓滾滾的女孩有什么關系啊?
雖在迷惑,劉玲玲畢竟當了這么久的私人高級秘書,明白總裁不喜歡手下的員工辦事時還在發呆,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道:“總裁放心,我已經把唐小姐帶到了隔壁的休息室。”
“她有惹麻煩嗎?”
“沒有。”不過就是把休息室中所有的點心通通吃了,然后在搜索食物的過程中打碎了三個花瓶,弄壞五個抽屜。
這些小事,是不值得向總裁匯報的。
“那她……有沒有說肚子餓?”腦海中,不由浮現果果燦爛的笑容,還有……她甜美的唇,樂笥若不自覺笑了。
劉玲玲在昀天集團工作了六年,總裁秘書當了兩年,朝夕相處,卻從沒見過這個相貌比艷麗女星還漂亮的年輕總裁什么時候笑過,當下閃了神。
好半天反應過來,她的臉“轟”的一下紅到耳根,一顆芳心“砰砰”跳的厲害。
“唐小姐想吃點心,我已經讓人去買了……”
“難道休息室里的點心她不喜歡嗎?”樂笥若神情詫異。
因為樂悠兒還有他的女朋友們喜歡吃些精致美味的點心,所以他從不吝嗇在休息室里準備很多“備糧”,那些點心都是由臺北最好的蛋糕店供應的,果果沒道理不喜歡吃。
劉玲玲神色幾分鄙夷,柔媚悅耳的聲音淡淡傳來:“唐小姐已經把休息室里的點心全部吃完了。”
“那么多,她一個人全部吃完了?”
“是的。”
得到答案,樂笥若不再多問。清冷淡定的目光繼續回到手中的合同上,他干練地交代秘書把合同拿給副總裁,讓他全權處理這個合作案。
等劉玲玲拿著公文夾剛準備離開辦公室,忽聽著總裁磁性的聲音漫不經心地揚起。
“劉小姐,晚上幫我約飯島莎織小姐到我在陽明山的別墅里。”
“是,總裁。”咬緊柔嫩飽滿的紅唇,她美艷迷人的臉蛋上閃過抹不易察覺的心痛,柔媚的嗓音依然淡然,低頭的瞬間,恰倒好處地掩住了美眸中濃濃的妒意。
樂笥若沒發現她眼中的妒意,漫不經心地翻閱著手中的企劃案,不知不覺,又想起了唐果果甜美柔嫩的唇,一股滾燙的火苗倏地在下腹燃起。
尷尬地掩住自己忽如其來的生理反應,他開始期待晚上和莎織的見面。
落照余輝,湖水粼粼著淡金色的光芒,跳躍流轉。蒼郁的竹林在風過時,發出“沙沙”的輕響,翠綠怡人的景致映襯著秀美的湖光,美得恍如仙境。
此時,鏡頭緩緩移至湖邊的一個長椅上——
“咯吱咯吱……”
小老鼠似的咀嚼聲伴隨著“哧拉”一聲,薯條迅速被打開一袋,一只白白胖胖的小手毫不猶豫伸進袋子里,想也不想地抓起炸得金黃可人的薯條,滿滿地塞滿一嘴,很快,“咯吱咯吱”的咀嚼聲再次響起。
唔,好好吃哦!
某個圓滾滾的小人兒滿足地在心里發出一聲嘆息,低下頭想也不想繼續大嚼特嚼,根本不知在她身邊坐著的女孩,見她如此狼吞虎咽的行為,額上頻頻冷汗。
已經是第二十七袋了,不是第二袋,也不是第七袋,而是第二十七袋!那是個什么樣的概念?讓她吃十天,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忍耐良久,某人終于疑竇從生,忍不住一把握緊某雙小胖手,小心翼翼地發問:“果果,我哥是不是欺負你啊?”
抬起沾滿薯條屑的小圓臉,被抓住雙手小家伙晶亮的眼眸中淚光盈動,想也不想地用力點了點頭,然后似想起什么般,她迅速又搖搖頭。
樂悠兒狐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眼前的小人兒,不解她又點頭又搖頭到底是什么意思。
“欺負了?還是沒欺負?他是不是不給你飯吃啊?”不用問了,一定是這樣的!
果果吃完最后一條薯條,幸福地打了個小小的飽嗝,張著晶亮的圓眸,笑瞇瞇地搖頭:“沒有,我只是不能回家啦。”有一位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來找笥若哥哥。
原來在悠兒家里時,有客來,她一般都有回避的“老規矩”,所以這次,小妮子想也不想地就偷溜出來了。
這丫頭想的簡單,可是,樂悠兒好象并不把這個當成一件簡單的回避事件,聽到答案,她的臉當場就綠了。
“你說什么?我哥哥把你趕出來?”她暴怒抓狂。
“唔……”她懵懂不知所指。
“走,我帶你回去問清楚!”可惡,樂笥若做的太過分了!
果果奇怪地看著悠兒抓緊自己胖乎乎的小手,不由分說地往回走,小小的腦袋瓜兒不禁有些不夠用了。
悠兒這是在生氣嗎?可是為什么要生氣啊?
就在兩人拉拉扯扯的時候,一聲暴吼猶如驚雷,轟隆隆地在耳邊炸響。
“該死!”
隨著詛咒聲,一道頎長如玉的身影旋風般卷來,夕陽下,樂笥若俊美的面容上帶著濃濃的不悅,額上青筋跳動,他怒吼。
“唐果果!你在那里干什么?”
Shu!
他上輩子該死的是不是欠了她的?放著嬌滴滴的大美女在家里不去享用,他居然和無頭蒼蠅般四處尋找這個小圓球。
擁著凹凸有致的絕美身材,他忽然想起了抱著果果時軟軟綿綿的手感。吻著嬌艷的紅唇,他卻念念不忘果果甜美的唇。
他欲火焚身,偏偏得不到抒發。
他煩躁地步出房門,目光無意識地已自動去尋找那個圓圓的小球兒。直到他百尋不到,心中頓時慌亂了。
直到在湖邊的花園看見她,他心中的石頭這才落地,取而代之的是強烈到焚燒一切的怒火。
“悠兒請我吃薯條!”燦爛地笑著揮舞著手中吃剩的薯條袋,小人兒后知后覺,完全沒看出男人已瀕臨暴走。
真的是好好吃哦!
小人兒心滿意足地想著,大方地分出自己的最愛,遞給眼前的男人。
“我問你沒事往外面跑干什么!”某個男人怒視小圓球兒,俊臉含煞,瀕臨暴走邊緣,不及多想,一件連他自己都震驚的事情,就這么做了。

紅杉中文網(www.gvfwxh.live)為文學愛好者提供涵蓋都市、玄幻、仙俠、武俠、歷史、軍事、網游、科幻、靈異、穿越,宮斗,言情,校園,女尊,同人等類型的網絡原創文學作品的閱讀服務,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188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