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半夏之戀:小子,賴上你

半夏之戀:小子,賴上你

作者:   更新時間:2015-07-21 22:02   [閱讀最新章節]
半夏之戀:小子,賴上你 >> 第6章 換種方式寵愛你    發表時間:2015-07-21 22:02:16

1.
小式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盯著美少年秦軒的目光硬生生地截到屏幕上,看到是他,就樂了。小式一個勁地問:“小舞你在哪兒啊你在哪啊?”
我一聽就快活了:“我在咖啡蛋糕店門口呢,可你又在哪啊?”
我下意識地朝四周張望,然后就看到一群高高瘦瘦的男生,從一輛公車上跳下來,其中一個就是小式。他一眼就看到了我,狹長了眼角還揚起手中的電話對我招手。
我牽住小式白襯衣的下擺,像韓劇里的女主向喜歡的哥哥般撒嬌一樣,用細軟甜糯的語調請求:“我忘了帶錢包,小式可不可以請我吃東西呀。”
小式答應請我吃蛋糕喝咖啡。“哎呀呀。”我捧著自己的臉蛋一迭聲地歡呼:“哎呀呀,哎呀呀。”這是我最快樂的信號。
那群看好戲的朋友,故意齊哄哄地抱怨:“我們都說好了一起給阿樹過生的嘛。”
可愛的小式搔搔腦袋,裝作很苦惱的模樣:“可是盛情難卻啊。”
于是那群男生扔下了意味深長意境幽遠“我懂!”的笑容后,飛快地做鳥雀散了。
哎呀呀。他們都溜掉了。真是乖啊。
“小舞,你想吃什么?”小式瀏覽了一遍餐牌,探過頭來問。
“隨便!”我一心一意地張望著玉樹臨風的秦軒。“哎呀呀,不愧是我喜歡的人呢,穿著普通的黑色制服也能那么好看呀!”
“綠色抹茶蛋糕、檸檬冰好么?”小式隨手指了兩個:“顏色配起很搭哦~~~”
“隨便!”我還是心不在焉地答。
“小舞,我受傷了!”小式撅起嘴委屈起來。
“怎么啦怎么啦!”小式受傷了?!我瞪大眼緊張地問。
“小舞,你欺騙我,你根本就不餓,你是借口來看美少年!”哎呀呀,小式果然是小式啊,一眼就看穿了我那點小P孩的心理。
我本來只是咬著可愛多甜筒一個人在街上晃啊蕩的。一個不經意地偏頭,就看見了華麗麗的秦軒王子此刻穿著制服對著一個離開的女生微笑著說“謝謝光臨”。
今天的天氣明晃晃的啊,我的心情也明晃晃的。哎呀呀,秦軒的笑容不僅成功地讓那個女生紅了臉,也讓我突然出現了心跳加速、心脈不齊、氣虛急促等老年人才會出現的狀況。
“是呀是呀,我喜歡他嘛!”小式和我是一個院落的,他只比我早出生幾個月。但這樣并沒有妨礙我們在“滾來滾去”、“哭來哭去”、“爬來爬去”、“鬧來鬧去”的步調上的一致性。
換句話說,小式和我就是鐵哥們,知根知底的那種。
可是同寢室小荷就會糾正我說:“小舞,你和小式明明就是屬于‘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并無猜’的那種。”
然后她還會推推臉上的粗黑框眼鏡擺出一副學識高深的模樣,淡定地合上言情小說捶胸頓足地仰天長嘆:“天啦,你們不互相喜歡,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我并沒有覺得小荷的結論正確,因為我就只把小式當哥們啊。但我突然發現原來偷偷看言情小說也不是什么用也沒有,比如說,當時的我,就還不知道什么叫“暴殄天物”。
小荷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終有一天你會后悔的。”
我才不管這些呢。我正忙著把我衣櫥里的花衣裳都統統搬出來,然后再一件一件地在身上比劃。
暗綠底色、鋪滿碎白花的褶皺短裙,櫻花粉色的紗織輕盈單衣,滾著荷葉邊的小圓領、衣袖處有收口的碧色襯衣……“哎呀呀!‘女人的衣櫥里永遠少了一件衣服’這句話怎么就那么地經典呢!”我回過頭來對倚在床沿上嬉笑著看我的小荷抱怨。
小荷走過來隨手抓了件衣服扔進我懷里:“不就是一場籃球賽么,至于嗎?喏,就這件了!”
深藍色的世界。綠色的夏季。白色的公主裙。透明色的笑容。
有無數體力消耗不盡的學生在操場上熱情地揮灑著汗水。藍天、白云,這就是青春!
卻苦了整整用了兩個小時才打扮完畢的小舞,也就是我了。我不得不飛快地躲避拋繡球似的飛過來的籃球。在低飛的羽毛球插過我蓬松的頭發時,敏捷地閃到一旁。刷成了快一百八十度的濃密睫毛,抵擋不住滿世界喧囂的翩繾灰塵,弄得我活脫脫地就像個小怨婦。甚至還得在怒紅了眼睛拼命地甩動胳膊追趕前一位的短跑學生時,下意識地護住快春光外泄的裙角飛揚。
“真辛苦啊,”我剛一跳進安全地帶,就沖在水深火熱中大義凜然地扔下我不管的小荷感嘆。
小荷,閱讀了無數本言情小說的小荷瞥了我一眼說:“那當然,戀愛這回事哪能不經過七轉八折的呢。你這點小奉獻算什么。”
然后又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朝我河東獅吼:“你瞧你浪費了多少時間。本來我們都可以站在里面好幾層的。”
我聰明地閉了口乖乖地站在人群堆的后面。哎呀呀,腦袋黑壓壓的一片人可真多呀,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比賽。我扯著裙角小心翼翼地蹦跶,活脫脫地像只兔子。
突然腦袋就被誰輕輕地拍了拍,一扭頭就看見了最最親愛的小式。
“哎呀呀,小式見到你真好呀。”我興奮得拍手,就像撿到了奶酪的小白鼠般樂不可支。
“是呀,好難得小舞你也愿意來看比賽呀。”小式好厲害,他的右手上“呼啦啦”地轉動著籃球,他還可以一心兩用地對我微微笑。
“幫我們進去啦。”小舞每次撒嬌求小式,小式就沒轍了。簡直就是必殺嘛!我暗暗地開心。
“好像…有點難度…”小式垂起眼簾想了想:“不過應該沒問題。”
“哎呀呀,哎呀呀,我就知道小舞的小式是無所不能的!”我歡快地圍著小式轉圈圈。哎呀呀!
小式邁著步子轉著籃球走在我和小荷的前面。我發現很多人都盯著我們看,那虛榮心啊,大大地得到了滿足嘛!于是我挺了挺背脊,越發走得像驕傲的公主。
我并不知道小式低頭對那個管理秩序的學長說了什么,但我看見了學長望著我和小荷點了點頭。
哎呀呀,這個位置真的很好啊。有一排的折疊藍色座椅、背后是濃密得和晴空綿延成一線的樹蔭、旁邊甚至立了把大遮陽傘。
哎呀呀,體貼的學長甚至遞過來了誰的一瓶可樂,狡黠地說:“你可以在中場時把它遞給那個男生哦~~~”
學長真的好直白,這樣一語戳破人家女生的心思不太好吧。不過管它呢,哎呀呀,立刻害羞起來的小舞簡直太快樂了。

2.
籃球場上風生水起你來我往,斗得好不熱鬧。秦軒真的好厲害!全場快速強攻,一個胯下運球過人,再來一個假動作轉身過人,然后三步上籃、挑籃進球。對于一個體育從來就不及格的運動白癡我來說,都可以輕易地看出得分對秦軒來說易如探囊取物!哎呀呀,哎呀呀!
裁判叫停剛喊“中場休息”,我一個箭步就沖了出去。我發誓,跑八百米時我也沒有這樣的精神,看到了美少年簡直就有了空前的精神!
秦軒拿著毛巾正擦著汗水,一副熱氣騰騰的模樣。我溫軟如玉地遞上可樂,沒有言語。
因為小荷曾告訴我,有的時候“此時無聲勝有聲”, 悄無聲息卻更能表達出自己的細致心思。
哎呀呀,小荷真的不愧為戀愛軍師啊。點撥得真到位!
秦軒只是愣了一下,挑起了細長的眉毛打量了我一眼,就笑得溫暖如水地接過了可樂:“小舞,謝謝你!”
原來秦軒認識我?!原來秦軒知道我的名字?!原來秦軒有注意到我?!原來秦軒一直在偷偷喜歡我?!
直到我邁著企鵝步回到小荷身邊,我都有一種被突如其來的幸福砸中的感覺。哎呀呀,全世界都開了花!
可是為什么小荷的臉色那么,呃,那么地難看?還有為什么小式低著腦袋不說話?
“小式”,我搖了搖小式的手臂,原來每次這樣撒嬌小式就舉手搖白旗投降。可是現在小式沒有把頭抬起來看我的意思,他只是從鼻腔里“嗯”了一聲就算是答應了。
“小式,你為什么也會在這里呢?還有,你為什么也穿著比賽服呢?”我仍然不明白地問。
小式終于抬起頭來了,他眼里卻有漂洋過海的憂傷。小式癟了癟嘴,難過得像丟失了糖果或沒了心愛玩具的小孩般,差點哭出聲來:“小舞,我最最親愛的小舞,原來從來就沒有關心過我。”
學長也跑過來一臉不解地問我:“那可樂是小式的,你怎么會遞給秦軒哦?”
中場休息結束,我就看著小式回到了比賽場上。原來小式今天也打比賽啊,他的隊和秦軒所在的隊正在熱火朝天地爭奪晉級權呢。
“天啦,小舞,你被秦軒的笑容沖暈了頭吧。你一點也不關心小式哦。你還算他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嗎?”氣得咬牙切齒的小荷沖過來狠狠地戳了戳我的腦門:“你真是笨蛋。小式也是笨蛋。兩個大笨蛋。”
如果換作平時,我一定會不顧形象呲牙咧嘴地朝小荷撲過去。可現在我卻張了張嘴,什么反駁的話也說不出口。
做事一向溫溫吞吞,可在下半場上他卻換上了凜冽尖銳的風格,目光灼熱出手毫不留情。他爭對著秦軒,讓某人感覺苦不堪言,不由得敗下陣來。
比賽結束,小式那隊勝利了。一時間歡呼聲如潮水般涌了過來。小式只是淡然地笑著接受,就拿著自己的外套準備離開。
“小式”,我走過去怯怯地伸出了手:“你別不開心”。
可是我的手在微涼的空氣中只抓到了虛無。小式抱著外套,臉上露出慘淡的笑:“可是小舞,你連我為什么不開心也不知道。你一定不知道。”
小式就離開了。長手長腳的小式第一次不等著我,就把步子邁得好快地離開了我了。
3.
小荷帶著我去吃我最喜歡的小火鍋。
我對小荷說:“這辣椒真辣啊。你瞧,我都被辣得淚水‘嘩嘩’地直流了。”
小荷望著我的狼狽樣,嘆了口氣遞過來一杯涼茶:“你就死撐吧你。”
小荷每次說話都很喜歡搬弄哲學。對于一個戀愛未果的女生來說,真的深奧了那么一點點。
最好吃的火鍋也沒能讓我開心。我對小荷說:“我們回去吧。”
一到宿舍,我就聽見她們正在或眉飛色舞或臉面嬌羞地談論著某個男生。
她們贊揚成“欣長高瘦”、“眼睛清透澈凈”、“一個微笑春暖花開”、“性格細膩脾氣溫和”、“成績萬年校第一,體育也沒話說”……我就納悶了啊,學校里藏著這樣比秦軒還好的美少年,我怎么怔怔地沒發現呢?
不恥下問才是好孩子,更何況八卦之心人盡皆有。當我剛要問時,手機在我的包包里不安分地震動,弄得我一陣麻意。
是秦軒發來的短信:“誒,我們后天周六一起看電影吧。”
我想了想,本來周六小式都答應了陪我去逛街的,現在這樣鐵定沒戲了。算了不感傷了。和美少年約會聽起來也不錯嘛!
“好的。”這本來是我暗自想象過的場景。今天終于美夢成真,雖然不免內心澎湃一下,但不知道為什么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好奇乖寶寶的我放下手機,問她們:“你們剛才說的是誰啊?”之后的討論我都沒仔細聽。
結果我換來的全是逼人的殺氣。她們齊刷刷地把抱枕扔過來:“小舞,你怎么不去死啊。”
結果第二天我睡得很死。平時小式和我上一樣的課,他總會打來電話騷擾我:“小舞,你的起床啦。今天食堂里的章魚丸子可真香啊。如果三分鐘內你下來不了,那之后我就一分鐘一個放進嘴里啦。”
于是我就會“啊啊啊”地從床上跳起來,三分鐘后我就會笑盈盈地站在樓底下望著笑盈盈的小式。
今天小式沒有打電話來,他還在生我的氣。
是不是對一個人想念多了,他就會真正地站在你的面前?
在風里奔跑的我就看到了從那頭走過來的小式,他的身旁還跟著一個眉眼生動的可愛女生。
可是我現在的狀況可真糟糕。我套著明顯大一號的校服,腳上穿的鞋子沒有系鞋帶只是塞在里面。額頭上還有幾條糾纏不休的印記,頭發來不及梳得仔細,只是歪斜著弄了個亂糟糟的馬尾。我左手抱著幾本沉甸甸的課本,右手捏著幾個食堂的白菜大包子。起來晚了點,連小丸子都沒有了。
小式還是對我有禮貌地點點頭。我故意把眼神帶了點輕淡看過去。哼!那女生,也不是很漂亮嘛。手上也沒有章魚小丸子。
我走過去,快和小式擦肩而過時,看見小式微微低了頭對那女生說:“一起長大的朋友。”是怕那個女生吃醋所以小式在急忙解釋嗎?什么時候都有了女朋友啦,不像自己,到現在最熟悉的男生仍只有小式一個人而已。
我無聲地撇下了嘴角。

4.
上課時,我覺得有些尷尬。和小式要好時就坐同桌的。現在小式仍舊坐在原來的位置上漫不經心地翻著書。
我好心地提醒:“小式,難道你不是該陪你女朋友一起上課嗎,干嘛還坐在我身邊?”
小式啊,好脾氣的小式,第一次伸手在我的腦袋上狠狠地敲了一記:“小舞,小荷對我說過你不開竅。我還不信,原來我真的冤枉了小荷。”
我揉了揉被敲的地方,認同地點了點頭:“其實我一直都覺得小荷說的話都是正確的。”
小式一直瞪著我。不明白錯在哪里的我,只好捏著衣角非常心虛地回應小式的目光。
正當我被瞪得心里有些發毛時,小式終于敗陣似的坐回了位置,深深地嘆了口氣。
而我終于可以長長地松一口氣了。
本來這門課當初是抱著“聽說老師經常會提前十分鐘放學,還可以去搶食堂的糖醋小排骨和“小式很喜歡這門課啊,他那么聰明不懂的都扔給他就可以了”這樣的心理才選的。
一直以來如果不行命中,聰明的小式都會飛快地寫下答案,放在我可以一眼瞥到的地方。所以每次我都可以僥幸地全身而退。
不幸現在又命中的我瑟瑟地站起來,完全一頭霧水的模樣。
待老師正“噼里啪啦”念題目的時候。我伸了手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小式的衣服,沒想到啊沒想到,小式居然硬邦邦地回了我一句:“我沒聽。”
嗚嗚~~~小式居然見死不救!小式居然眼睜睜地看著我回答不出來,他見死不救!
最后無良的老師居然對紅了眼眶的我視而不見,罰我抄寫那道題三十遍才作罷。
禍不單行!老師告訴我年級的板報要重辦了,以前一直都是央求小式弄的,他甚至會寫漂亮的花體字、畫憨厚的小浣熊、描細致的荷邊和粉嫩的花苞。
勞動委員告訴我說今天我要倒垃圾,以前都是臭烘烘的我和臭烘烘的小式一人抓著口袋的一邊提去倒的,然后我還會嚷嚷“哎呀呀,好辛苦好辛苦”,直到小式買來了可愛多才快樂地閉了嘴。
小荷拉著我去食堂吃午飯。隊伍可真長啊大家都兩眼發光的模樣。小荷偵探回來,無奈地雙手一攤:“小舞,今天吃不成白菜餡煎餃了,花椰菜卻還有很多。”要是以前,長手長腳的小式會兩步跨作一步的,很快就排在了前面。而我自己只需要在位置上看看擁擠得冒汗的人群,就覺得自己擁有小式好幸福哦~~~我的小式真的好像比野的機器貓般無所不能。不過機器貓是靠著它的百寶袋,可是小式就是靠他自己。哇,好像小式比機器貓還厲害!
可是現在小式卻安靜地從我的世界離開了。原來有小式在身旁就可以呼風喚雨的小舞,我終于失落起來。
“甚至早上沒有沒有烤得暖軟的小松餅。”聽到我的感慨后,小荷在一旁笑得差點撒手人寰:“小舞,你終于承認了吧。沒有小式,你就是個丟在人群里也認不出的、灰蓬蓬的女生。”
我一聽這話可就不樂意了。我站起身來揚起下巴驕傲地宣布:“明天我就要和秦軒看電影!”
這個時候,小荷已經重新換了一副新的眼鏡了。亮眼的玫瑰紅色、比原來還要厚的鏡片。可是小荷對言情小說的熱愛程度絲毫不減。
她立刻動用了勾股定理、拿出了塔羅牌、用放大鏡觀察我的面相和手勢,來對我分析我、小式和秦軒三人之間的復雜關系。
我斜著眼看著忙碌的小荷,卻遭來她更兇狠的回瞪:“我只不過想告訴你,你們不搞出一段轟轟烈烈、華麗無比、驚天地泣鬼神的三角戀,實在是太蹉跎這美好的青春了。”
“我才不想呢!簡單就好了,太復雜我就秀逗了。”畢竟我和沒有像小荷一樣一眼看穿的聰明頭腦。
算不算戀愛呢?其實我自己也有些不肯定。雖然也花了心思細心地打扮,但鏡子里的那個人是我嗎,她為什么癟癟嘴開心不起來的樣子。

5.
晚上的空氣微涼。秦軒大概在電影院門口等了很久吧。他一直在可愛的跺腳蹦跶。秦軒看到我后,笑著把爆米花和可樂遞了過來:“電影就快開始了,我們快進去吧。”
他那么云淡風輕的動作就輕易地化解了我的尷尬。
是一部冗長的文藝片,漫長的目光、細密的陰影、拉長的裙角。看得我無聊地吃完了所有的爆米花喝光了所有的可樂,瞌睡終于不期而至了。
秦軒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狹長了他的眼角:“喏,靠著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電影里一個大概是大爆破的聲音,驚得我一下就醒了過來。
我剛想抬頭順便活動活動四肢,卻聽到秦軒似乎在和某人通電話。
他說著“恩,還在睡呢”、“是啊,居然喜歡我”、“誰要接受她啦,不過是想打擊打擊那小子”、“誰叫他的人氣比我還高啊。”
我突然醒悟過來,原來秦軒沒有喜歡我,他不過是利用了我而已。
有一次我把大包的零食藏在櫥柜里,回頭就看見了一臉垂涎的小荷。
“啊!”小荷的腦筋轉得無比快,作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我剛才沒有戴眼鏡,稍微遠一點就看不清了。不信你可以試一下,你站在那里跟我比手勢,我都看不清楚。”
于是我比了三個手指頭,她說是四;我比了兩個指頭,她說是一;我比了一個,她甩著腦袋說沒有。
后來小荷快活地擺動著小腿坐在我的床沿“吧唧吧唧”地吃著薯片時,才一個順口說出了那時她是裝的。
小荷說:“小舞,你要記得。當你因為看見了不該看、聽見了不該聽的事情時,一定要明哲保身地裝傻。不然后果是你無法想象的嚴重。”
我深深地記得小荷的話。所以在這種時候我選擇了繼續裝睡,直到秦軒掛上了電話。
“恩”,我揉了揉眼睛,裝作才醒的松醒樣子:“電影演完了嗎?”
“快完了”,秦軒笑得一如既往的干凈:“還要喝可樂么我去買?”
我搖了搖頭把目光投向了遠處,不想去看他的笑容,不知道為什么他會有那么狹隘的心理:“我要回去了。”
秦軒紳士地拎起我的包:“好的,我送你。”
路燈下,秦軒用手指整理好我被風吹亂的頭發:“小舞,明天見。”
我正要回答,突然覺得不遠處好像有一道追隨自己的目光,灼熱得可以把自己的整個背脊燒出洞來。
我轉過身去,只看到一串搖曳的花枝。
我告訴小荷,我故意沒有質問秦軒。怕從他口中親自說出所有的真相,更加地打擊我。
小荷拍了拍我的肩膀,欣喜地說:“你是對的。小舞,你終于長大了。”
我問小荷:“小式呢。小式最近在忙什么?”
小荷惡狠狠地說:“小舞,原來你還記得小式啊。被我們夸為‘最難得的是,他還一直喜歡著一個傻不愣噔的女生’的小式、偷偷地看到了那個女生和另一個男生在一起的小式,正在強忍著難過為她抄罰寫的作業呢。”
感動之余,我仍不忘訴苦:“小式當時就見死不救啊。”
小荷雙手叉腰,笑得很陰冷:“小式他是真的沒聽啊,你以為他可以冷靜理智到這種地步,一邊煩惱一邊還專心聽課?”
“哎呀呀!原來是這樣啊。原來小式還是很關心小舞的嘛。”我立刻又生機勃勃起來。
小荷連忙拉來一把椅子坐在我前面,笑得我毛骨悚然:“小舞,你有沒有見到某個人一個微笑就可以高興好幾天、一難過就會傷心好幾年的這種感覺?”
我實話實說:“原來對秦軒會有,現在肯定不會有了。”
眼看那小荷臉啊,變得比川劇還快。我連忙在她開口教訓我之前,討好地問:“可是我在見不到小式后,會覺得很難過。再好吃的小排骨、再搞笑的喜劇、再動人的風景,我都是沒精打采的。小荷你說,這是為什么呢?”
我家的小荷,抱著不明所以的我雀躍:“小舞終于發現自己的心意了。小舞果然是喜歡小式的。我就說嘛,言情小說里都是這樣皆大歡喜的結局嘛。你放心,有我小荷出馬就一定會成功的。”
我也跟著小荷高興起來,哎呀呀,哎呀呀!
我的心里突然有那么一點點羨慕起戴著眼鏡、頂著最老氣的頭式的小荷了。什么時候我也可以足夠成熟,可以不必為這些所困惑,可以不必為了如何向一個人道歉而焦慮得食無味夜不寐......
6.
在超市的飲料架旁邊磨蹭了半天,拼命回憶比賽那天,小式的那瓶是可口可樂還是百事可樂。最后我跟自己賭了一把:“好像是可口,紅色瓶身的可口可樂!”
小式還在籃球架下跳躍。我一路上給設計了幾個開場白:“對不起,小式”,或者“小式,你別生小舞的氣了”。
但最后我卻選了最后悔的開頭:“還你的可樂”。
小式還在生我的氣。他轉著籃球看著我,沒有接可樂的意思。
完蛋了!小式徹底討厭我了!籃球場上所有的人都在微笑著看進退兩難的我,臉蛋逐漸變得像個紅富士大蘋果。
丟人現眼的,原來小荷的真理也有被實踐推翻的一天。我再也不相信她了,我要去找她理論,是她害我出丑的。
我轉身想跑了,不想手中的可樂突然被某人抽了去。
小式仰著臉,大大地喝了一口:“小舞,我最最親愛的小舞,我再告訴你一次哦,我只喜歡百事可樂。你以后都不準再弄錯了。”

紅杉中文網(www.gvfwxh.live)為文學愛好者提供涵蓋都市、玄幻、仙俠、武俠、歷史、軍事、網游、科幻、靈異、穿越,宮斗,言情,校園,女尊,同人等類型的網絡原創文學作品的閱讀服務,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
加入書架書簽 | 投推薦票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關閉
請先登錄
188比分网